颜色 (绿寡)

(昨晚又看了复联2,这是一口关于颜色的玻璃渣。红与绿,从来都是最浓郁的对撞。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嗯,爱过一个人,但我(他)恨自己。


绿色

班纳坐在飞船里,于太空中漫无目的地漂着。

在意外遭遇了一堆行星碎片后,他已经有些迷失方向了。

事实上,他也不再去看仪表盘上的位置数据。

因为他根本不在乎此时身在何方。

只要不在宇宙中最美的蓝色星球就好。

那是他的家,他不想伤害,却一直在伤害别人的地方。

流放自己,就再也不用担心伤人了。

想到此处,他内心不免凄然。更多忧郁的情绪开始漫延上心头。

那个称为家的地球上,哪里还有自己真正的家?

从他武断又盲目地注射入试剂开始,他就失去一切了。

班纳抱着双臂坐在驾驶座上,看着窗外茫茫无限的星光与黑色。

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很多人的脸,总是一脸不正经的托尼,永远一脸正经的斯蒂夫,胡子头发不修的索尔,他为数不多能靠近的人……还有……还有永远俏丽又性感的娜塔莎。

班纳的心仿佛被刺了一下,开始隐痛起来。

因为他并不愿意想到娜塔莎。

她给了他太多的感受。忐忑、惊喜、痛苦、内疚、羞愧……都不是他可以承受的。

他好记得在印度那破旧的房子里第一次见到娜塔莎。她没有穿着紧身的战服,而是一身当地装扮,很柔和,很有女人味。只是彼时他些许调入陷阱,前途未卜的恐惧感,脑子里只想着如何与眼前这个漂亮的女特工周旋,却从未想到后来会有那样的故事。

在复联工作的日子里,班纳终于感受到了娜塔莎“女神”式的存在。她有着姣好的容颜,有着叫男人血脉喷张的身材,并极有智慧。

班纳知道,自己只是个木讷且长相不出众的理工男,而如果变身,他则是出众但只会搞破坏的怪物。

他从未想到,女神会青睐自己。

之后,娜塔莎竟然把从不展现给别人的万种柔情给了自己,这让他内心狂喜,却又心惊肉跳。

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。在他的内心深处,在那个黑洞里,藏着巨大的,可怕的,失去理智的怪物。

复联的一员?拯救人类?真是可笑,他感觉他是名不符实的,他的头脑或许可以帮助托尼,但浩克的能量,只可能是所有人的灾难。

包括娜塔莎的。

情绪飘到此处,班纳心头涌上了一股绝望,这股绝望瞬间吞没了自己。

而此时,仪表盘发出警告,飞船正向着某一星球的地面冲去。

然而班纳根本连看一眼数据的动作都没有。

娜塔莎……娜塔莎……娜塔莎……她说,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随心所欲;她说我也是怪物,我要和你在一起;她说带我走,我们两个人一起离开这里,我们可以幸福。

可是我知道自己是个怪物,可是我知道只能离开,可是我果然配不上别人的爱,可是我抛弃了此生不可能再得到了幸福的奇迹,可是我究竟是伤了她的心。

娜塔莎……娜塔莎……娜塔莎……娜塔莎……

痛苦、愤怒、绝望,飞船坠地的一颗,心中铺天盖地的黑色消失了,从低处涌出了巨大的绿色。

班纳没有反抗,他闭上眼。

这本就是我吧,这样也好。

就让绿色出现吧。

做浩克,或许更好。


红色

此时,纽约街头,娜塔莎正开着一辆敞篷跑车在街头飞驰着。

她的一头红色秀发迎着风飞扬开来。

尽管天气宜人,但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舒展或快乐。

她正要去找托尼商量事情。

看到托尼,必然要看到托尼的研究设备,看到研究设备,必定要看到那个人留下来的痕迹。

娜塔莎是个优秀的特工,她知道如何阻止自己触景生情。

可是……起码此时,她只需要开车,也还未进入实验室,因为她更知道,她也必须要留点空间正视自己的情绪。

都说女人是感性的,那么作为特工的女人也会是感性的吗?

在决定将自己交付于班纳前,她从来不认为自己也会像那些普通女人一样忐忑又不安,甚至,充满了柔软的感觉。

可那个老实的、木讷的、说话甚至有些结结巴巴的敦厚男人,就是打动了她的心。

第一次,在印度,木屋里等人的她还在揣测,这个深藏着绿色怪物的博士会是什么样子。结果出乎意外,他看上去非常无害,面对自己有些防备,却并不怯懦。尽管当时,害怕浩克被激发出的些许恐惧占据了她部分的大脑,但不得不说,班纳留给她的印象……极好。

之后,她更是明白了这个男人的内心比任何人都强大。因为他永远、时时刻刻地都在用心里的能量压制着浩克。

她见过太多强悍的男人了,但又有太多人相比于力量,却有着一颗脆弱又暴虐的心。

阅人无数,她更看重一个人的内在。所以她虽然嫌弃托尼,却非常支持他;她会时不时调戏斯蒂夫,更会乐于给他找个好姑娘;至于班纳……他激起了她的保护欲,她更想被他保护,以他的心。

许久没有爱人的她,竟是有些奋不顾身。

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柔情成那样。可班纳还是像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,差点蹦着跳开。

她觉得他可爱,又有点想笑。博士啊博士,我只把热情拿出了一半不到呢,真不敢全力来撩你。

后来她决定,撩是对待喜欢的人,而爱,则应该坦诚。

她向他说出了自己的秘密,那是不为人知的,内心的伤痛和恐慌。她想让他知道,不要再说自己是怪物了,若是,我也是。

后来,班纳竟然答应了,她狂喜无比。第一次,她感觉到了自己或许可以被接纳,真正的她可以被正视,如同真正的他也能被她正视那样。她的内心涌现出了一丝希望,或许,或许,此生没那么糟糕,也终于可以摆脱那些杀戮与不安,摆脱那些伤痛和辛劳,获得曾经几乎不敢奢望的平静与幸福。

然而,他抛弃了她。

一言不留,离她而去。

就像那些曾经出现在她生命里的人一样。

聪明如她,怎么会猜不到班纳的用意?

然而还是那么叫人绝望。所有的人,在抛弃另一个人的时候,都有自己的理由。

她听过太多,她也说过太多。

最后的结局,却总是相同。

但这个人,这个人留给自己的希望是最大的,也是最与众不同的。甚至连他没有留下的苦衷,都带着一些温柔。可是……

“傻瓜,你究竟在怕什么呢。我都不怕啊。”她喃喃自语。

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。

一阵侧风吹过,她红色的头发略微遮住了一只眼睛。

娜塔莎拨了拨,突然又想了想。

把颜色漂了吧……她起心动念。

让这红色消失吧。

或许起码,在我的人生里,还有一些小小的地方可以改变。



评论
热度(28)

先看电影,然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

© 夏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